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資訊
新聞中心
行業資訊 >>
左邊位置

降低民間中醫執業門檻 不是保護落后是保存火種

發表于:2016-9-26    瀏覽次數:2816

  浙江溫州民間著名中醫潘德孚日前去世。雖然他醫術高超,卻一直沒有取得最低的執業助理中醫師資格。根據《執業醫師法》規定,他的診所生前已被依法取締。 

  潘德孚的經歷,在民間中醫里頗有代表性。自古以來,中醫的傳承方式主要是師傅帶徒弟,口傳身授。民間中醫能夠生存下來,大多是因為有一技之長。隨著《執業醫師法》的實施,當醫生的門檻越來越高。 

  民間中醫雖然看得了病,卻未必能考得上證,一紙執業證書擋住了他們的行醫路。于是,有的被迫放棄行醫,有的無奈流落海外,有的任由中醫技法年久失傳。國醫大師鄧鐵濤曾痛心地說:“中醫幾千年來的寶貝丟失的太多了?!?nbsp;

  中醫是經驗醫學,大量的經典驗方和獨特技法至今仍藏在民間。民間中醫的“草根”屬性,正是其生命力之所在。已故國醫大師朱良春說:“臟腑如能語,醫者面如土?!蹦壳?,許多疑難雜癥無法治愈,事實上,既生斯疾,必有斯藥。不少有特效的治病方法,深埋民間千百年,一旦整理發掘,往往會成為重大科技創新成果。 

  以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為例,陳竺等科學家通過對中醫寶庫的發掘,開發全新療法,其思路的源頭恰恰來自民間。黑龍江一位中醫用砒霜、輕粉(氯化亞汞)和蟾酥等治療淋巴結核和癌癥,隨后,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醫科張亭棟發現,合劑中只要有砒霜就有效,其他無治療作用。 

  后來的研究者最終捅破窗戶紙,發現其治療機理,讓癌變細胞停止“瘋長”,最終進入程序化凋亡,將不治之癥變成可治之病。這一成就代表了該領域的世界最高研究水平,并成為國際公認標準療法。 

  今天,中醫教育以院校教育為主體,靠書本知識來傳承,注重教材的現代化、語言的標準化,口傳身授的中醫師承體系日漸衰落。盡管有李可這樣源自民間的中醫從草根變成名家,但畢竟鳳毛麟角。院校教育和師承教育是兩種不同的培養模式,如同生長在不同土壤里的種子,用統一的應試標準來衡量其成敗,不利于優秀中醫人才脫穎而出。 

  拯救民間中醫,必須解決“準入難”。按現行中醫執業資格規定,接受師承教育很難獲得行醫資格證書。有關部門在中醫發展策略上,應該堅持傳統模式與現代模式并存,實行分類管理,專門設立傳統中醫師,以師承方式學習中醫的,可以申請參加傳統中醫師資格考試,并取得相應的中醫行醫資質。同時,改革中醫醫療執業人員資格準入、執業范圍和執業管理制度,根據執業技能探索實行分類管理,對辦中醫診所的人員依法實施備案制管理。

  降低民間中醫執業門檻,不是保護落后,也不是給“偽中醫”以可乘之機,而是保存民間瀕臨失傳的中醫藥種子,興廢繼絕。據不完全統計,在農村邊遠地區,至少有15萬名民間中醫,其中不少人年事已高,如果再不進行搶救性保護,民間中醫將薪火難續。期盼給民間中醫一席之地,讓中醫瑰寶更好地造福人類。


一级特黄录像免费播放2020